短短一個月內,在上班搭捷運的路上,我已經遇到兩次怪人了!

而且我明明都會帶著耳機,面無表情的站或坐在車廂裡,

但怪人就是可以完全裝沒事一樣來跟我講話,

而且因為我會想說對方是真的有事情要問我,所以不好意思不聽,

事情就會演變的一發不可收拾…

這樣的頻率不禁讓我覺得,我是不是都會吸引怪人啊?!

第一個遇到的怪人,是一個疏著油頭、穿的西裝筆體、身型偏瘦的中年男子。

我因為先上車的關係,就往前站在到沒有開的門口那邊,然後轉向門開著的地方。

這時候就看到這個中年男子走進來,臉上掛著一個淺淺的笑容,

但誰會第一眼看到一個人,就認定那個人是怪人(或神經病)呢?

總之一開始我也不以為意,聽著音樂然後眼神放空,

但是餘光還是有看到這個油頭怪人在研究捷運圖,

我那時候只有想說:「應該是跟捷運不熟的人吧」這樣,

結果很不巧的,因為我搭的那站人不多,而且也是離峰時刻,所以車上沒什麼人,

而我又是整個車廂裡離他最近的人,

他就臉上繼續帶著那個淺淺的笑容,然後開口問了我一個問題,

(這個時候其實我沒有看他,眼神依然放空而且帶耳機,因為沒有料到他會找我講話啊!)

我因為沒聽到,就把一邊的耳機拿下來,問他剛剛說什麼?

油頭怪人:「請問這班捷運會直達XX站嗎?」

我:「會喔。」

油頭怪人:「喔,有到啊!謝謝!」

我:「嗯!不會。」

油頭怪人:「可是捷運不是會轉彎嗎?怎麼會直達?」

聽到他這個問題,我就心想不妙了,捷運轉彎跟會不會直達有什麼關係?

我:「都是同一條線,所以會直達。」

油頭怪人(繼續微笑著):「是嗎?可是我看那個地圖,捷運有轉彎耶」

我:「可是都是同一條線,只是那站比較偏北,所以捷運會轉彎。」

油頭怪人:「喔~原來是這樣,太神奇了,捷運轉彎還可以直達。」

(他真的有懂他自己在講什麼嗎…)

到這裡我心想應該可以不用跟他繼續講話了,誰知道…

油頭怪人:「這個地底下的設計真的很奇妙,不過也很危險。」

我(真的沒有想理他):「嗯。」

油頭怪人:「這個一出什麼事,一定會有很嚴重的後果,你說是不是?」

我:「嗯。」

油頭怪人:「這樣的疏散應該要多演練,你說是不是?」

我:「嗯。」

油頭怪人:「所以政府真的要做好,應該要教導人民,所以選一個好的政府真的很重要。」

我:「嗯。」

油頭怪人:「你開始工作了嗎?還事還是學生呢?」

我:「我在工作了。」

油頭怪人:「哦,所以你一定想好要投給誰了,對不對?」

我(心想干你屁事):「嗯。」

油頭怪人:「我想你一定會選擇對這個國家未來最好的人。」

我:「嗯。」

感覺上他想套我話,問我要投給誰,但還好我馬上就下車了…。

第二個怪人是一位身稱自己是老師的一位大嬸。

這次也是在同一站上車,然後我選了一個位子坐,

聽著音樂,滑一下手機,然後感覺就有人坐下。

當然,正常情況下也不會覺得旁邊這個人是怪人(或神經病)啊,

所以我真的一點防備都沒有。

沒有到捷運才開始開沒幾秒鐘,

旁邊這位大嬸就突然用悄悄話的方是湊到我耳邊講話(而且還有口臭),

我因為帶著耳機在聽音樂,根本沒聽到他講什麼,

所以就把耳機拿下來跟他說不好意思,

然後這位大嬸又湊過來,笑嘻嘻的指著坐在我們對面一個在讀空中英語教室的男生。

大嬸:「要學好英文,這樣就對了嘛!很多人問我要怎麼學英文,學英文其實就是這樣!」

我:「喔…嗯。」

大嬸:「現在的年輕人真的很不錯,我跟你說,有一個人他的能力超好的,我給你看個東西!」

然後大嬸就手往他包包裡掏,可是一直拿不出東西,

我想說他該不會要拿刀捅我吧?!我應該要怎麼防?!

結果他什麼都沒拿出來,還一直跟我說:「你等我一下喔!等我一下!」

結果是什麼東西都沒拿出來,然後他也不再講話,

我就把耳機帶上,繼續聽音樂。

沒想到他又開始跟我講話,反正內容就是講某個人有多好、多優秀,什麼什麼之類的,

總之我沒有仔細的在聽,因為我那時候就知道,

他 是 怪 人 。

他自己開心的講了一會兒之後,又湊過來用悄悄話的方式在我耳邊講話,

然後我就又被他的舉動跟口臭嚇到…。

大嬸:「你們家住哪一區的?」

我:「我們家不住台北。」

大嬸:「不是啊,是住哪一區的啊?」

我:「我們家 不 住 台 北 。」

大嬸:「住哪一區的不知道?就是要選舉了啊,你是住哪一區的?大安區?還是松山區?」

我:「我們家就不住台北啊!」

大嬸:「喔!不住台北啊!不好意思,剛剛沒有聽到。」

接著他就拿出一張蔡英文跟某個男生的宣傳單,

我想他剛剛就是要拿這個出來。

大嬸:「你知不知道他?知道對不對?」

我:「……」

大嬸:「他真的很棒喔,我都把這張宣傳單當寶貝,我就是用上面的簡介介紹給外國人聽。」

我:「……」

大嬸:「他真的很優秀對不對?」

我:「……」

大嬸(又突然用悄悄話方是湊到我耳邊):「你會不會覺得讀英文很難?覺得很難唸?」

我:「不會。」

大嬸:「喔!那你很優秀!我相信你未來一定一片光明!」

然後也是還好,這時候我就到站了,

馬上轉身離開!!!

我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對政治熱衷的人,會隨便抓一個路人這樣講話,

而且開頭都還是先跟你閒聊,然後再切入他們想講的話題,

但這樣真的很騷擾人啊!!!

結果跟我同事講完後,我同事都說大概是因為我看起來很和善,所以很好搭話,

不過我真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我看起來很和善哈哈哈。